Chinaplas 2019:若不解决塑料废弃物问题,就要承受增速放缓的风险

发表于: 2019年6月17日

一捆捆等待回收的消费后塑料。

Chinaplas 2019(中国国际橡塑展)传递的信息非常明确:塑料行业需要想办法消除公众对于塑料废弃物的担忧,一旦消费者将塑料视为一大问题,该行业的未来增长将面临风险。

“我认为,如果我们无法消除公众的担忧,这将是一个风险。”陶氏包装与特种塑料亚太区商务副总裁李明壮在一场深入探讨环境问题的记者招待会上表示。

这是Chinaplas 2019的媒体活动和采访中反复出现的一个话题,该展会通常关注中国和亚洲其他地区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为塑料行业发展带来的机遇。

当然,这些增长机遇仍然备受吹捧,但同时,塑料行业担心,如果公众对于废弃物问题的担忧无法得到解决,该行业的长期发展可能会蒙受影响。

Chinaplas 2019于5月21日至24日在广州举行,是全世界两个最大的塑料展之一。

面对由业内专业人士组成的观众群,多家机械设备公司谈到他们正在大力开发用于加工低等级再生塑料的新技术,并分享了“工业4.0”数据技术可以提供哪些支持。

材料生产商们概述了其为提高再生塑料使用量所开展的研究工作,并介绍了由业内企业资助、旨在为亚洲发展中经济体建设废弃物回收基础设施的项目。

德国克劳斯玛菲-贝尔斯托夫公司(KraussMaffei Berstorff GmbH)挤出技术总裁Matthias Sieverding在一场记者招待会上表示,环境问题将成为未来10年塑料行业面临的最大挑战。

他指出,随着中国开展“国门利剑”行动禁止塑料垃圾进口,同时全球各地的公众压力不断发酵,品牌主们要求塑料行业“提供整体解决方案……以表明我们能够解决环境问题并继续向前发展”。

“我们深信,很有可能塑料行业最好的50年仍然还在前面等着我们,我们的产品还可以开发出很多其他应用,但我们必须确保公众相信我们能够应对挑战。”Sieverding表示,“我们在技术中心进行的很多开发工作都与回收问题有关。”

工业4.0和回收

德国吹塑机制造商考特斯机械制造有限公司(Kautex Maschinenbau GmbH)同样提到了日益发酵的公众压力。

该公司一名高管表示,机械设备制造商的关键任务之一是加强研发,开发出能够更好地加工低质量再生材料的设备,并增加可被有效回收的塑料种类。

管理合伙人Andreas Lichtenauer相信,去年机械设备行业加大了对上述重点的投入。他指出,去年德国消费品公司增加了与海洋塑料和采用更多再生塑料有关的广告。

考特斯公司于2018年夏天启动了相关项目。Lichtenauer表示,其公司计划于今年晚些时候在2019年德国K展上公布具体的技术成果。

他透露,大家尤为关心的一个领域将是利用“工业4.0”数据分析来更好地处理再生材料的性能差异,特别是低等级再生塑料。

“在我看来,如果要采用不够稳定的材料,数字化以及今天的大数据分析所带来的可能性都能发挥作用。”Lichtenauer说,“也许我们可以将技术、消费后树脂与其他一些技术结合起来,这就是我们想要在K展上展示的。”

奥地利注塑机制造商恩格尔公司(Engel Holding GmbH)也谈到了类似的话题。

首席销售官Christoph Steger表示,恩格尔发现,其“工业4.0”技术可“通过智能系统为再生材料的应用提供支持,这些系统能够弥补再生材料比原生材料差异化更大的缺点”。

“我们在客户产品开发的早期阶段就深入参与其中,为他们提供回收和再生材料应用方面的专业知识。”他说,“在一款产品的设计阶段,便要考虑该产品使用寿命结束后如何回收,这一点至关重要。”

Steger在一场记者招待会上表示,恩格尔在今年3月成为了第一家签署艾伦·麦克阿瑟基金会(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发起的《新塑料经济全球承诺书》(New Plastics Economy Global Commitment)的注塑机制造商。目前,已有350多家公司、政府和组织签署了该承诺书,承诺大幅减少塑料废弃物。

他指出,签署该承诺书的企业产生的塑料包装约占全球总量的20%,恩格尔自签署承诺书之后已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艾伦·麦克阿瑟基金会内部的讨论非常棒,”Steger说,“我们的讨论并非一味地批评塑料,而是采取更加积极、乐观、主动的态度。”

“我们讨论的是,为了实现循环经济,我们每个人可以做出什么样的贡献,从而以可持续、经过深思熟虑的方式来利用塑料。”他表示,“在艾伦·麦克阿瑟基金会内部,没有人怀疑我们对于塑料的需求。我们正在讨论的是,我们能够在哪些领域正确、合理地使用塑料。”

为回收而设计的材料

总部位于新加坡的聚烯烃生产商博禄私人有限公司(Borouge Pte. Ltd.)的首席执行官Wim Roels表示,设法提高原生材料中的再生含量对于塑料行业的持续增长至关重要。

“原生材料需要更加强大,才能接纳再生材料。”他说,“我们需要不同类型的原生材料来使产品的性能保持不变,但如果加入30%或40%的再生材料,这些材料的性能是不一样的。”

Roels表示,博禄正在加强回收方面的设计工作,并开发层数和印刷量更少的包装。

他还透露,作为全球最大的聚烯烃生产商之一,该公司已开始研究可重复使用的包装设计。

“我们需要重新考虑包装的设计理念,让消费者愿意重复使用包装,而不是将其扔掉。”Roels说,“这是我们目前在营销和研发上大力投资的方向,因为我们相信这将成为未来包装的关键要素之一。”

Roels认为塑料存在被市场淘汰的风险,并指出塑料行业需要与政府和民间社会合作,消除大家对于塑料废弃物的担忧。

他强调了其公司为帮助印尼加强塑料和其他废弃物的收集工作而开展的资助项目,以及塑料行业的其他行动,例如成立“终结塑料污染联盟”(Alliance to End Plastic Waste),筹集15亿美元资助废弃物收集工作,尤其是为被确定为海洋塑料主要来源的亚洲国家提供支持。

“如果我们能够与价值链运营商和政府合作,为塑料废弃物找到有效的解决方案,我相信塑料将迎来新的机遇和应用。”他说。

“我认为,最糟糕的事情就是做一只鸵鸟,把头埋在沙子,坚称没有任何问题,或者一味地强调我们有数十亿美元,但实际上毫无作为。”Roels表示,“这样的做法将带来不利的后果。”

他指出,塑料行业应该支持押瓶法等收集工作,并愿意接受大家抛弃购物袋、吸管等部分一次性包装。

但他补充道,在其他一些一次性包装领域,塑料还是很有必要的,例如用于使食物保持新鲜、防止变质。他强调道,如果没有有效的食品包装,像上海、广州这样的大城市就不可能存在。

“我认为,我们要关注塑料能够做出宝贵贡献的领域,这一点很重要。”他说。

公众的贡献

Rigliano在与2019年中国国际橡塑展同时举办的一场回收与环保会议上发表演讲时表示,Bandera公司正在改进其设备,以处理更多的再生材料。

他告诉台下的亚洲观众,研究表明,世界上大部分海洋塑料垃圾来自废弃物管理收集不足的亚洲国家。他指出,欧洲通过对包装征税来为废弃物收集工作提供资金的体系是有效的。

“在欧洲,塑料包装的征税有一系列不同的税率。”Rigliano说,“这是一个很好的体系,因为......它大大加强了欧洲的塑料废弃物收集能力。”

一些亚洲国家为减少塑料废弃物制定了雄心勃勃的目标。

陶氏包装与特种塑料亚太区商务副总裁李明壮指出,2017年,印度尼西亚政府设定了一个目标:到2025年,将进入环境的塑料废弃物减少70%。他表示,陶氏正在为印尼的塑料收集项目提供资金支持。

“我在与印尼政府合作的过程中感觉到,他们已经真正意识到并了解塑料的用途、需求和功能。”李明壮说,“他们也很清楚,问题就在于塑料废弃物,而这正是他们想要解决的。”

与博禄私人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Wim Roels的看法一样,李明壮也告诉记者,随着时间的推移,塑料行业将设法提高再生原料的使用量。

他表示,如果塑料行业可以解决环境问题,那么可以确信塑料的需求增长将依然强劲,尽管他预计更多的需求将通过再生材料来满足。他指出,化学回收等新兴技术是实现该目标的方式之一。

“随着我们利用技术的力量并且深入下去,整体平衡将开始转变。”李明壮说,“总的来说,如果我们能够改变对塑料的看法,如果我们能够改善相关基础设施,如果我们利用技术的力量,那么我们就能解决这个问题。”


Warning: Illegal string offset 'ad_single_diy' in /www/wwwroot/plastics.youjie.online/web/wp-content/themes/PnTheme/template-parts/ad/ad-single.php on line 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