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材料界的华为” 康得新的失足与挣扎

发表于: 2020年1月10日

原实控人钟玉也难守初心,只剩下还在苦苦支撑着不退市的地方政府、债委会,以及康得新员工。

2019年12月16日晚间,*ST康得公告称,公司原实控人钟玉,因涉嫌犯罪被执行逮捕。消息一出,即炸醒了资本市场。苏州市人民检察院批复的逮捕文件也破灭了钟玉的最后一丝幻想。

至此,除了内幕交易和证券操纵,几乎其他所有资本市场的丑闻——经营危机、市值大跌、股东危机、股东侵占、财务造假、监管处罚、实控人被拘,康得新一个不落。

// 钟玉是谁

钟玉曾任曙光电机厂研究所副所长,“战功”赫赫。他上过高原,干过特种兵,一个铁血男儿该经历的事儿,他年轻时一件也没落下。由于父辈是38年老八路,其骨子里的爱国主义和革命思想叫嚣着他“要为国家、为民族干出点事,为民族工业发展探路”。

1988年,已经38岁的钟玉在即将升任正局级领导干部时,带着4个人以及3万块钱下海成立康得集团,主攻他最“拿手”的新材料的研发与生产。

钟玉领导下的康得集团,陆续在光学膜、预涂膜、碳纤维等新材料领域获得了突破性成功,并打破了美、日、韩、台对大陆光学膜市场的垄断。2010年7月,康德集团控股的康得新,带着“全球最大预涂膜生产企业”的光环在A股实现上市。

上市后,康得新的业绩持续高速增长,收入一路增长至2017年的118亿元,翻了近24倍,净利润增长至2017年的25亿元,翻了25倍。短短7年,康得新的市值也是一路扶摇直上,从30亿飙升至近1000亿,成为无可争议的白马股。

2017年康得新还曾成为《福布斯》杂志全球最具创新力公司年度榜单中唯一的传统新材料公司。

凭借公司在资本市场上的高歌猛进,钟玉的个人财富值也飞速增长,达到195亿元,和俞敏洪并列那年财富榜的第35名。黑马钟玉瞬间成为了媒体宠儿,钟玉是“新材料界的任正非”、康得新是“新材料界的华为”之说法不胫而走。

钟玉开始高调起来,他曾放言5年内康得新的市值会超3000亿元。

就这样一只看似前途一片光明的白马股是如何跌下神坛的?

// A股市场飞出一只黑天鹅

2019年1月15日及21日,康得新先后公告其总计15亿元的两期超短期融资券无法偿付本息,构成实质性违约,由此引爆了全年A股爆雷潮里的第一颗大雷。

据其2018年三季报显示,其账上还躺着150亿现金,竟然偿还不了区区15亿的债券?这波神操作也使得康得新的股价遭遇了8个跌停板。

此外,康得新还披露称,在自查过程中发现公司存在被大股东占用资金的情况。并且因主要银行账号被冻结,公司股票触发其他风险警示情形。22日停牌一天,23日开市起变更为ST康得。

1月27日康得新又发布公报,总计40亿资产和资金遭查封、划走或冻结。同时,康得新及全资子公司还合计收到了23份民事裁定书。

这还没完。

在康得新发布2018年年报的后一天也就是4月30日晚间,康得新收到了深交所发来关注函,要求其说明存放于北京银行的122.1亿元存款余额的真实性及主要用途。

康得新就此回复称,账面显示存款总余额为122.1亿元,但北京银行反馈说账户余额为0。针对122亿元存款去向成谜一事,康得新再次表示“不排除大股东占用的可能性”。

账面上的122亿“不翼而飞”,震惊了整个资本市场。

而那笔把康得新拖入死亡边缘的122亿元巨额存款至今仍未追回。

// 昔日“白马股”的失足

在公司战略层面上来说,所有的信息似乎都将康得新的失足矛头指向了其激进扩张。

康得集团在2016年8月开始,转型专注于碳纤维领域,并几乎全数质押了康得新的股权以获得了近百亿的质押融资。

对于钟玉来说,他“还有梦想没实现,康得要打造基于先进高分子材料的世界级生态平台”,面对媒体,钟玉说到,“我们这一代人更多的是家国情怀,我希望还可以为民族工业再干二十年”,家国情怀再次被提及嘴边。

但凡激进扩张失败者,大多败于资金链断裂。钟玉及康得集团也不例外。

2018年11月7日晚,康得新发布一则“控股股东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公告,将康得集团的资金链危机得以坐实。

2019年5月31日与12月27日,康得新还分别发布了公告,接连关停预涂膜部门的2个下属子公司康得菲尔和北京功能材料的相关业务。

康得菲尔和北京功能的关闭,似乎也预示着康得新王牌支柱产业预涂膜生产线的停滞,昔日“两架马车”中的一架已然倾覆,再也无法平衡。

而康得新面临的,还有散户和中小股东的激进言语,以及一轮接一轮的民事诉讼。

在实控人层面来说,股东侵占以及默许财务造假,无论哪一项都能直接把钟玉拉入深渊一万次。

完全忘了“合规”与“底线”的钟玉,等待他的将是牢狱之灾。

// 千亿康得新的挣扎退市

康得新还干了一件大事,2019年3月,董事会换届。原董事长钟玉、原总裁徐曙等老同志全部离任。这也直接导致了钟玉被抓时康得新出面表示并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而在2019年12月10日上午,*ST康得还举行了一场债券投资者座谈会。

会上,张家港保税区管委会代表和债委会代表分别通报了政府和债委会自问题发生以来的主要举措:政府通过建立纾困平台,对公司收支安排统收统付账户,能够保障日常生产经营的开展;债委会在银保监局指导下,全力协助公司研究解决方案,目前处于非常关键的时刻,预计未来几个月内会有方案出台。地方政府和债委会都相信公司有好的产业基础,未来有能力走出困境。

虽然*ST康得的股票已经停牌多时,但政府及公司仍在想办法缓解目前的困境,这无论是对公司的债券持有人还是中小股东,都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而康得新是否能保住上市地位,正如临危受命却第二天就面临公司拿不出6000万诉讼费窘境的现董事长邬兴均说的,“公司将尽最大努力保住上市地位。能否保住,还要看是否符合政策法规的要求。”

借用股民的一句话:虽然新年不好过,我辈还努力的活着,等你重生!


Warning: Illegal string offset 'ad_single_diy' in /www/wwwroot/plastics.youjie.online/web/wp-content/themes/PnTheme/template-parts/ad/ad-single.php on line 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