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1亿美元用于亚洲国家的塑料回收,仍旧只是一个开始

发表于: 2019年3月8日

在塑料行业新成立的终结塑料垃圾联盟(Alliance to End Plastic Waste,AEPW)中,慈善投资基金Circulate Capital是一大亮点。

Circulate希望将从大型消费品公司和陶氏化学公司获得的1亿美元资金用于亚洲发展中经济体的塑料回收项目,这些地区的海洋污染问题最为严重。

这是一笔相当大的金额,但Circulate的一位高管告诫称,它更应该被看作是最终所有款项的预付款,而非解决方案。

首席执行官Rob Kaplan在1月中旬启动该联盟时表示,“应对这一挑战实际上需要花费数十亿美元。总额远远超过一亿,甚至会超过联盟宣布的十亿。”

这家总部位于纽约的基金在该联盟的揭幕仪式上扮演了重要角色,计划今年进行头两到三笔投资,并在未来五年内投入全部1亿美元,旨在将这些资金集中在废弃物管理系统滞后的亚洲发展中国家。研究估计,流入海洋的塑料中有一半以上来自中国和东南亚。

Circulate称可以提供原始资本,向大规模投资者证明,他们可以在亚洲零散的、不完全透明的塑料回收市场中赢利。

“我们需要大规模的机构投资者,”他说道。“这是个开始,我们能够为大型机构投资者提供便利……汇集资本,用于未来东南亚基础设施的建造。”

Kaplan在12月中旬接受《塑料新闻》采访时,进一步阐述了在印度和东南亚建设回收基础设施面临的挑战,这些地区是Circulate最初关注的焦点。

Kaplan认为,尽管该地区有许多回收方面的创意公司,但这些公司通常缺乏迅速扩大规模的能力。

这导致投资机会不足,并促使Circulate在2018年与咨询公司SecondMuse和环保组织海洋保护协会共同启动了基金会的孵化器计划(Incubator Program),以更好地支持企业家。

“在大多数情况下,资金分配往往比资金筹集更难。”他说道。“我们今天之所以遇到这个问题,部分原因是对基础设施的投资不足,而回收只是一个典型示例。”

他认为,对投资者而言,亚洲塑料回收公司的规模较小是一个实际问题,因为对像Circulate这样的基金而言,无论最终投资是10万美元还是1000万美元,评估一家公司所投入的精力基本相同。

他谈道:“企业规模无疑是获得可投资性的挑战的一部分”。

Kaplan表示,Circulate将效仿北美闭环基金的模式,2015年,该基金从消费品公司和零售商处获得了4000万美元的资金,并利用该资金在美国投入了约1.25亿美元用于回收利用。

在2018年推出Circulate之前,Kaplan与人共同创立了闭环基金。

“我们的目标正是以此为基准,”Kaplan说。“每投资一美元,我们希望从共同投资者那里再赚三到四美元。”

“但我认为这只是一个开始,”他补充到。“即使我们在这方面取得了成功,并且最终我们开始讨论投资5亿美元,这仍然只是所需的数十亿美元中的一小部分。”

AEPW主席、消费品巨头宝洁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兼首席执行官David Taylor认为,在投资风险较高的早期阶段,Circulate的“催化资本”模式对于引导资金流向正确的机构非常重要。

“这一点至关重要,”Taylor说道。“为了降低Rob谈到的一些投资的风险,我们必须在我们还不了解解决方案的情况下预先投入一些资金,让这些企业家去发明新的解决方案。”

Kaplan称,尽管Circulate在联盟成立之时备受关注,但1亿美元的投资资本并非直接来自AEPW。

Kaplan表示,相反,AEPW直接为Circulate的孵化器网络提供资金,而联盟领导企业宝洁和陶氏则为Circulate出资1亿美元。

“AEPW的贡献是一个了不起的、前所未有的开端。”Kaplan提到。“但这并不是全部的解决方案。未来几年,我们需要许多不同的资本形式,包括慈善、投资、人力和技术。”

Kaplan以PET回收公司PT Tridi Oasis Group为例,指出了企业所需要的支持。该公司在发展过程中,不得不设计自己的回收利用作业线。Kaplan表示,这是因为大型投资企业难以对此类公司进行评估。

Kaplan谈到:“我们缺乏投资者,而那些大型投资者正在寻找更多的技术以及类似硅谷风格的企业。你会发现很多公司很难找到投资者。”

他认为:“如果一家公司要筹集1,000万美元,我们可以先筹集300万或400万美元,这有助于增强没有该行业经验的其他投资者的信心。”

Kaplan表示,印尼和印度是Circulate投资的早期目标——印尼之所以成为Circulate投资的早期目标,部分原因是,一些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研究表明,印尼是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海洋塑料垃圾来源。

“考虑所有情况之后,我们正努力通过不考虑资金这一进行变革的障碍,来对这个问题产生影响,”他说道。“所以我们要去印尼这样的地区,那里的企业家在筹集资金方面面临巨大的困难。”

研究结果将中国视为塑料海洋污染的最大来源,但这是一个更具挑战性的投资区域,Kaplan表示,他不确定在中国投资1亿美元是否能取得像在亚洲其他地区那样的成果。

“在中国,你可以很好地证明,资本不是障碍,”他说道。“我们的战略更关注的是,我们能否证明和展示在亚洲行之有效的模式,然后把它们介绍给中国和中国政府,向他们展示哪些模式可行。”

研究显示,除中国和印尼外,亚洲海洋塑料污染最大的五个国家还包括越南、菲律宾和泰国。

印度不在前五名之列,但Kaplan认为,Circulate把目标对准印度有两个原因。其一,它认为我们可能低估了印度产生的海洋垃圾量;其二,Circulate的早期研究发现,与规模较小的亚洲国家相比,有着13亿人口的印度的投资机会更多。

“纵观整个亚洲地区,印度地区的投资机会最多,”他表示。“与泰国或越南相比,印度的企业文化更强,投资历史更悠久,而泰国或越南市场相对青涩。而且仅从其巨大的市场规模来看,印度的业务活动要多得多。”

他谈到:“Circulate的行动迅速,在多数情况下,实现这一目标可能需要两年的时间,而我们可能只需要6个月。”

该公司从百事公司、宝洁、陶氏化学、达能集团、联合利华和可口可乐等少数几家大公司筹集了1亿美元资金,并将努力在未来一年左右筹集更多资金。

Kaplan认为,正如咨询公司麦肯锡在12月的一份报告中所描述的那样,塑料行业必须解决废弃物问题,否则,公众会对塑料企业的“经营许可证”失去信心。

Kaplan解释道:“我认为真正的问题是,这个行业解决这个问题的商业案例是什么,他们如何可靠地消除塑料废弃物,并将其从问题转化为资源和行业的竞争优势。”

陶氏化学在化工行业的可持续发展方面是一个不可思议的领先企业,”他表示。“我认为是时候让化学工业的其他企业加入可持续发展的行列中。这个行业的未来可能就取决于此。”


Warning: Illegal string offset 'ad_single_diy' in /www/wwwroot/plastics.youjie.online/web/wp-content/themes/PnTheme/template-parts/ad/ad-single.php on line 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