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讨会回顾|“绿色包装现状及可持续发展方向”圆桌论坛

发表于: 2022年2月8日

编者按
近期,传声有解携手绿色包装优秀行业代表,开启线上圆桌讨论,围绕绿色包装现状及可持续发展方向展开讨论,与观众共同关注碳中和背景下我国包装行业的可持续发展未来。国内塑料包装的循环经济发展动力正在增强,循环经济相关政策也在近期频繁出台,企业根据自身承诺做出相关行动,不断前行过程中将会发现更多挑战,其中许多问题的解决不仅需要行业间的横向联合和纵向协作,也需要法律作为推手。本次圆桌讨论由中国物资再生协会再生塑料分会秘书长王永刚先生主持,从技术、政策、设计以及消费者的选择和可接受程度等几个维度针对绿色包装的现状以及未来可持续发展方向开展了一系列的深度探讨。

嘉宾:
常新杰 
中国欧盟商会环境工作组副主席、陶朗集团循环经济业务副总裁
吉鹏飞 
索尔维消费及高级纺织纤维专用化学品事业部 亚太技服经理
王  韧 
艾伦麦克阿瑟基金会再生塑料项目负责人
郑荣升
Remakehub联合创始人

主持人:
王永刚
中国物资再生协会再生塑料分会秘书长
 

问题一:从源头开始开展废塑料包装治理,各领域在减量、替代和回收等方面需要做些什么?每一个环节都会有什么问题?

常新杰:在废塑料包装治理方面,3R原则是公认的,即减少使用(Reduce)、重复使用(Reuse)、循环使用(Recycle)。源头减量更多的是减少塑料废弃物的产生而不是单纯减少塑料的使用,单纯减少塑料的使用具有两面性,带来好处的同时也容易带来一定的风险。其次,从材料替代的角度来看,应该是重复使用替代一次性使用,而不是单纯的用一种材料去替代另一种材料。

王韧:从回收的角度来看,现有分选技术对尺寸的限制导致有些塑料没有办法回收,小于一定尺寸的塑料难以被分选机制识别或是易于从收集系统中逃离,小尺寸软包装的回收在全球范围内面临挑战。从新塑料经济报告的显示来看,目前有30%的塑料如果没有根本性的创新和再设计将永远得不到回收或是重复性使用,因此需要有根本性的转变,用重复性使用的办法来替代。当然,替代也需要综合性考虑,不是单纯的把塑料换成铝、纸、竹子或是生物降解塑料,而是需要系统考虑一个周全完整的解决方案。

问题二:如何科学理性地替代塑料制品?怎么在替代中科学判断降解材料?

吉鹏飞:现在很多国际化工公司都要求可降解的原材料,但是有些材料必须在特定的环境下才能降解,所以需要技术的不断更新和产业链长期同时往前推进。很多人反对生物降解,认为大部分生物降解塑料仍然是石油基塑料,而相对比较容易降解的生物基塑料需要考虑技术和成本问题,通过整个产业的进步和精密计算,在实用中得到经济回馈。

王永刚:行业对降解塑料这个概念比较敏感,从回收和再生的角度来看,我们是持反对意见的,降解塑料会增加废塑料回收和分选的成本和难度,且一旦进入再生环节,将会影响再生塑料的品质。当然,并不是反对降解塑料在任何领域的应用,但目前国家政策上鼓励治理废塑料最好的办法就是加大回收和再生的力度。

问题三:从技术、设计和政策等层面来说,真正影响包装回收和再生的核心因素是什么?

常新杰:包装的回收和再生主要有两个难点,一方面,虽然《十四五塑料污染治理行动方案》中明确提到3R原则和废塑料无害化处理来鼓励塑料的同级化高值化再生利用,但是还没有量化目标;另一方面,食品级的包装回收再生之后能否用于食品级的利用,还需要期待法律的口子进一步打开。

王韧:首先是如何扩大再生塑料的需求量,目前国内没有很明确的法规去推动需求的增长,一方面,一些领域目前还没有使用一定比例再生塑料的要求;另一方面,在食品等领域还没有办法做到同级化高值化的回收。其次,缺乏很清晰的行业标准。政府需要创建循环经济的大环境,而行业和市场则需要打破利益集团之间的边界,推出切实可行代表市场区块价值链的机制体系。

问题四:客户在选择材料包装设计时,是否愿意为易回收易再生的设计买单;产品在做设计时会不会和鼓励使用单一性材料和本色材料上有冲突,这些问题该怎么解决?

吉鹏飞:从织布和纺织纤维的市场来看,越来越多的本土大公司愿意为绿色概念和可降解去付费。人造纺织纤维行业的研发目前来讲是比较平的,本土企业要结合产学研完善整个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紧密合作,需要有一定的耐心等待市场成熟,并在这之中有不懈的努力去推动技术的前进。

郑荣升:无论是品牌方还是客户,性价比都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如果品牌方或者客户在回收再生方面有一定指标,就会比较容易推动。工业包装废塑料有很大的空间,公司也很有意向去通过回收利用来提高产能,但是往往更看重性价比,需要利用技术降低成本,用设计赋能更有用的产品。

问题五:再生材料在品牌包装的应用上面有哪些阻碍因素?

吉鹏飞:价格阻碍。每个企业都想拿到更大的利润,但是除非终端品牌持有方有非常强的溢价能力才会考虑使用再生材料,一般企业没有办法用相对较高的价钱去够买新的材料。

王韧:除了价格之外,回收产品的质量也是使用再生材料要考虑的因素。比如PE的回收就需要前端的清洗处理、特定的回收路径以及净化装置的安装。此外,还应该考虑到消费者的接受程度,要更充分地与消费者进行沟通,在质量、卫生、安全性等多方面给予消费者保证。品牌商需要和提升再生材料的企业多进行沟通,从装备技术上努力降低成本,提高质量,让采购成本和供应商成本都能有所降低。

问题六:如何让品牌方去接受高值的再生材料?怎样在技术上做到再生材料在整个塑料供应链上的可追溯、可监管和可控制?

常新杰:从政策方面来说,政策如果有突破,价格将不是问题,比如推出生产者责任衍生制度等;从生产环节来看,规范化、集约化地收集再生体系会降低系统的总成本,最终再生料和原材料在质量和价格上都会媲美。

最后,各位嘉宾就绿色包装现状及可持续发展方向总结提出了自己的核心观点和解决办法。在循环经济的大发展下,绿色包装是具体的实现方式,在未来,绿色包装必然有新的内涵和解决方式来更好的推动节约型社会、环保型社会向前发展。

常新杰认为,大量的塑料包装混在其他垃圾内被焚烧无论是从资源浪费还是碳排放的角度来看都很可惜,如果能用作回收利用,为下游再生加工企业创造上游原料来源,将有利于加工体系整体规范化升级。同时,政策方面也需要有更多的突破。

王韧认为,塑料包装的循环经济建设不仅需要多方共同合力,还需要法规创造更大的环境。循环经济是国家推动的方向,如何将行动落实到位从而更具体地形成发展战略,是行业、企业、政府和协会共同努力的过程,同时也需要消费者的配合。市场有很多设计规范向共同方向推动,如何衡量这些规则,让品牌和下游企业采纳这些规则是需要思考的问题,其中,前端的收集是一个难点。

郑荣升:随着垃圾分类逐渐完善,回收再利用会更加广泛,消费者也越来越乐意去做这件事情。

吉鹏飞:不管是循环还是降解,未来都需要逐渐精细化,为下游企业带来更大的正面影响。以往经验来看,每取得一个阶段性的成果,就会有人来提出反对的意见,当生物乙醇的价格可以和石油基乙醇相媲美时,就会有人去批判用粮食酿乙醇工业原料没有道德。因为有了反对意见,所以才会进一步找寻答案,比如利用转基因技术去做生物基乙醇。虽然道路比较曲折,但结合国家政策、人民生活习惯以及良好的创新模式,未来还是很有希望的。

王永刚:不管是技术、政策或是标准体系都需要互相配合协调,前端包装设计得再好,如果没有人回收也就没有意义。回收再生需要大家共同努力,共同推进整个包装行业的绿色设计才能更有利于塑料回收率的提高和高值化的利用。

循环经济视角下,包装产业面临着资源消耗量大、环境污染严重、废弃物循环利用率低、产业创新能力不足等问题,发展循环经济是我国推动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举措,包装产业作为国民经济的基础性产业担负着生态保护和环境治理的责任。绿色包装与人们的健康、生存、生活密切相关,绿色包装产业化离不开消费者的理解和支持,从市场角度来看消费者的接受和追求正是绿色包装产业化的根本原因之一。从几位嘉宾的分享观念来看,目前绿色包装的再生利用除了设计、成本和产品质量等阻碍因素外,还有消费者的认知和态度。消费者要改变传统的消费理念,自觉接受并选择绿色包装品,使绿色消费成为主流,这将从基础上促进绿色包装产业的发展。


Warning: Illegal string offset 'ad_single_diy' in /www/wwwroot/plastics.youjie.online/web/wp-content/themes/PnTheme/template-parts/ad/ad-single.php on line 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