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直面海洋塑料污染问题

发表于: 2019年4月19日

美国化学理事会塑料部门副总裁Steve Russell在底特律召开的2019年美国国际塑料工业展览暨研讨会(Antec 2019)上发言。

1970年代初的公益广告中,身着印第安人服饰的美国演员Iron Eyes Cody为垃圾污染大地哀叹落泪。

美国国际塑料工业展览暨研讨会(Antec 2019)上,一位土木工程师指出:然而,五十年后的今天,人们已对陆地上的垃圾熟视无睹。但海洋里的垃圾又如何呢?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一段时间以来,我们忽略了这一部分的垃圾。我眼睁睁地看着它从我的生活中消失,全球的人类似乎都患上了‘垃圾盲视症’。”KCI技术公司的高级副总裁Thomas Sprehe说道,“我去过里约热内卢最好的社区。那里的房产价值百万美金。但外面的大街上却堆满了垃圾。对于如此讨厌恶心的东西居然可以视而不见,真的让人匪夷所思。出于某些原因,海洋领域的‘垃圾盲视症’似乎没那么严重。水里漂浮的垃圾会给人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让人印象深刻。”

Sprehe是塑料工程师协会的代表之一,他在底特律举办的2019年美国国际塑料工业展览暨研讨会上就海洋塑料问题发言。来自不同领域的发言人从技术层面分析了海洋塑料如何分解及其可生物降解性。而Sprehe的主题是:河流入海时,如何通过设置屏障来拦截垃圾。

垃圾在陆地上产生,如果不妥善处理,就会进入河流,最终涌入海洋。他说:河流就好比垃圾收购站。垃圾废品一旦涌入海洋,就难以清理了。

“您可以将一大片区域(60或70平方英里的陆地)的垃圾压缩,塞入入河口。而且您有机会在成本和困难程度较低的情况下将其控制住,”Sprehe说道。他还兼任KCI创新技术总监。

一个问题是:政府对海洋废品的政策仍然主要集中在下水道溢水模式:下大雨时,雨水和污水会从下水道溢出,此时污水会被稀释。Sprehe说:但是如果就塑料而言,雨下得越大,问题也就越严重。Sprehe说:如今制定的法规已经开始认识到水性塑料这一难题。

Sprehe认为:相较于美国,欧洲在处理这个问题以及转向循环经济方面遥遥领先。

他展示了入河口设置的简易栅栏。问题在于,一旦塑料开始积聚,如何从河中央将其清除?

美国化学理事会塑料事业部副总裁Steve Russell在海洋塑料专题会上参与了讨论。之前,他在美国国际塑料工业展览暨研讨会(Antec)上就该论题发表过主题演讲。

他说:“垃圾收集系统的速度跟不上塑料制品生产和卖给消费者的速度。”

Russell表示,大多数的海洋废品来源于亚洲的发展中国家,在这些国家没有完善的垃圾收集系统。雨水将垃圾冲走,最终涌入海洋。

为了帮助解决全球海洋塑料问题,工业公司成立了终止塑料废品联盟,筹集了10亿美元的资金。

另一位海洋废物专题会的发言人解释了塑料是如何分解成小块的。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化学工程副教授Anthony Andrady说:大部分降解都在海滩上进行。

他援引实验室的研究称,塑料碎片的外表面与内部有着不同的化学成分。

Andrady表示:“如果塑料位于海滩,那么海滩的干燥和湿润,甚至是冷热变化,都会影响到塑料两层的膨胀和收缩,这样外层就很容易破裂脱离。”

一些降解通过氧化在地表水层面进行。

Andrady认为,要确定这些微塑料是否继续分解成纳米颗粒,还需要开展更多的研究。纳米颗粒可以进入饮用水和食物,从而被人体摄入。

“现在还不用太紧张,但我们不知道纳米颗粒会对人体系统产生什么影响,因此我们需要未雨绸缪。”他说。

治理承诺

总部位于北卡罗来纳州雷德斯维尔的回收公司Envision Plastics的领导承诺,公司将在两年内,通过其面向海洋的塑料项目,收集并回收1000万磅的海洋塑料。业务开发总监Sandra Lewis称:公司针对的是那些没有正式垃圾处理系统的沿海社区,比如海地等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

大约10年前,Method Products公司与Envision Plastics公司接触,该公司希望使用夏威夷海洋废物中的废弃瓶子来包装洗手液。

Lewis讲述了一个故事:“这里有一个特殊的海滩,大量的塑料被冲上来,堆积在这个海滩上。所以他们想去夏威夷,回收海滩上所有的塑料,运到我们在加利福尼亚的工厂进行生产。我们将会将其循环利用,制成全新的瓶子。”她笑称,“了解循环利用的人都知道,实际操作比口头说说要难得多。”

她说,Envision Plastics公司收到了这些捡来的材料,其中包括几艘皮艇、一个马桶、一张渔网,甚至还有一袋狗屎。

在海滩上降解后,残余的塑料品质并不好。

“这些塑料废品经过太阳的暴晒,沙子的冲刷,盐水的浸泡,到我们手里的时候简直就像碎片一样。我们觉得这不可能制成新的产品。”Lewis说。

因此,Envision公司使用溶剂稀释了海洋塑料,并从其主要的回收业务中添加了90%的消费后高密度聚乙烯。

“这就是我们所使用的比例,然后他们就能生产瓶子了。”她说。

Method瓶子生产完之后,回收公司接到了无数的电话。但Lewis不得不告诉他们:Method公司收集了几千磅的沙滩塑料,已经没有废品了。

Envision公司接着启动了OceanBound Plastic项目。

据她称,“这个项目就是花钱让人们去捡塑料,他们用交来的塑料换钱。但是我们选择的这家公司经过了严苛的审核过程。如今,我们在海地的合作伙伴有9000位注册人员帮他们收集塑料。这就为海地这一西半球最贫困的国家创造了9000个工作岗位。一大袋的塑料可以为一个四口之家换来一周的口粮。”

Lewis说:目前,OceanBound Plastic项目正在墨西哥的一些地区推行,负责人希望继续拓展到洪都拉斯。

“这样做的原因在于我们希望各大公司和品牌知道,这类材料还有很多。我们可以进行收集,并进行循环利用。我们会为您提供所需的材料。”她说。

Envision公司的收集量将要达到1000万磅了。但Lewis说,她已经卖掉了大约10%了。
 
陶氏化学公司的Jennifer Ronk认为:企业需要为循环经济提前设计产品,并与其他各方进行更广泛的合作。有些人呼吁禁止塑料制品。

Ronk表示:“我们可以领导他们,并为他们提供不同的解决方案,帮助他们共同解决这个问题。”

真正的可生物降解性

密歇根州立大学教授Ramani Narayan呼吁,将真正的可生物降解性作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但他坚持认为必须在市政降解中心进行。

他认为,除非产品可以在进入堆肥环境之后,通过微生物分解塑料,并发生完全生物降解,否则各大公司不能将其产品标为“可降解产品”。密歇根州立大学化学工程和材料科学系教授Narayan说,可生物降解这个词“被滥用和误用了”。

他说,一些东西是否“可降解”必须由第三方实验室进行量化和认证。Narayan打趣说:“什么都可以被称为可生物降解。人也是可以生物降解的;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生物降解。一定的时间,一定的环境下,一切东西都会消失不见。我们似乎一点问题都没有,但实际上我们面临很多难题。”

Narayan还提到了关于“生物基”塑料的误区,说它们不一定是可生物降解的。他表示,“我觉得事实是这样的:因为你生产了基于生物学的产品,你就一定要面对生命终结时的问题。而这一点我们却仍未做到。”


Warning: Illegal string offset 'ad_single_diy' in /www/wwwroot/plastics.youjie.online/web/wp-content/themes/PnTheme/template-parts/ad/ad-single.php on line 1

相关推荐